出境批发商
国内地接
省内组团
签证 机票 酒店
车队 加盟 招聘

最坏的时代,最好的时代:谁将见证OTA一个新的时代?

来源:智旅动力 时间:2015年6月12日    浏览次数:985次

  4

1999年新年前夕,上海龙华寺门外。寒风凛冽中,几个年轻人瑟瑟发抖,但还坚持在门口兜售票子。不时,他们还会被当成“黄牛”盘问。那几个年轻人,就是携程的初创团队成员们。
如今的互联网年轻一代,或许,谁都不知道他们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更没有谁曾体验到这些经历。

尽管携程和携程的创始人们早就成为了“集大成者”。比如,梁建章回归携程,正着力“二次创业”;季琦将华住办得风生水起……

当梁建章等品尝创业的甜蜜和苦涩之际,再将时间轴拉回到1999年。同样在那年,一个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就是1999年曾担任鲨威体育(后被Tom收购)CTO的庄辰超。那一年,他意气风发地参与创办了鲨威体育,也成就了当年鲨威体育在体育门户网站中的名声。

不无唏嘘,又有谁能想到,16年后的今天,谈到OTA领域,只剩下了梁建章和庄辰超之间1对1的“厮杀”。

梁建章打拼过,管理过,更带领携程走向纳斯达克,再激流勇退,后取而复返。庄辰超,横冲直撞,不按常理出牌,也带领去哪儿闯出一条生路,争得互联网旅行一席之地。

市场波澜变幻,口水不断,懂行的人总不禁会问:他们俩,到底谁会赢?

或许,两人的“牌面”大家都看得很清。携程,当然是OTA领域当之无愧的老大,一个大事业部的营收,就可基本抵得上去哪儿的全部营收。同时,携程没有忘记创新基因,一个个新的SBU冒出来,又给公司带来了新的生气。当然,我们也不要忘记,在携程高枕无忧的时候,曾经出现业务增速的放缓与股价的下挫,还好,携程迅速调整了策略,赶上了平台化的浪潮。

去哪儿,显然是一个追赶者的脚步,用尽了追赶者所能用的一切,充满狼性。比如,在肉弱强食、竞争残酷的市场,这种不断“以亏损换营收,换市场”的激进策略,及由此造成的想象空间能得到不少投资人的认同。

同样是天才,类似的履历,庄辰超同样智慧过人。他也懂得抓住机会,抓住比价搜索的光明前景,抓住与百度的合作,换来了百度的支持与政策倾斜,尽管,这样的机会,让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他也敢于放手一搏,牺牲利润换市场,坚决挑起价格战,更为重要的是,他让投资者们充满信心,市场够大,增速惊人,梦想够大,为什么会实现不了呢?

简而言之,双方都各具优势。

那么,决定胜负的因素是什么?他们是不是又真能让众“看客”见证一个时代?站在携程的角度,回到1999年的那个冬天,可能从公司初创的那一刻起,创始人们,就从一次次的收购中,获得了质的变化。

这一点值得敬佩。在进一步的稳健发展中,携程又保证与酒店互利共赢的关系。在外部资本市场,携程也能找到长久性地投资人Priceline,而不是讲究快进快出的资本。不可否认,如今的携程,还在动荡期,但是有梁建章在,终究有了中流砥柱。

另一方面,庄辰超风头也劲,即使亏损不断,而且亏损巨大,照样找百度贷款,找银湖资本投资,再到增发融资,庄辰超的魄力与魅力,让人钦佩不已。

就战略决策来说,早就有苛刻的分析师认为,去哪儿根本就在用浪费股东的钱不断尝试错误的业务模式,如酒店直通车,近期又宣布采用早在三、四年前就被竞争对手摒弃的线下低效人肉营销方式继续浪费股东的资金。

但也有人说,庄本人不是一个人在作战,至少,一直有人为他撑腰,从百度,到银湖,说不定,还会有其他人。而且,他的目标始终是扩大份额。

粮草充足的庄辰超,可以继续大干一场,只是,资本方在大把投钱的同时,也有不小的隐患,毕竟,资本都是逐利的,没有例外。

不过,归根到底,成功与否还是由市场说了算。成功抑或失败,也没有大不了,至少他们都见证了一个竞争的时代。

搜旅计调网:携程进入旅游行业从商务客入手,到十几年前采用呼叫中心,再到机场发卡,一直是旅游行业最赚钱的公司之一,即便新时代,携程也是第一家看到无线趋势的公司,用无线产品获取了大量年轻的客户。而在两年前,携程已将自己重新定位为MTA之后,去哪儿才恍然大悟地跟随称自己为OTA。

对于庄辰超来说,他还有个最基本或者最终的目标是绕不过去的,那就是赚钱,到目前为止,他和他的去哪儿还没为股东赚过一分钱,自始至终,他还只是跟随者,更不用说他们还背负“花光投资人钱”的指责。

庄梁大战,不由让人想起“瑜亮”之争,两人出身地位履历相近,又暗自较劲、交锋,只可惜,胜利者只能是其中之一……得市场者得天下,服务占优者得天下,这场庄梁之争,让我们鉴证了中国OTA的激荡岁月,而成败,终究会见分晓。